卷首语
2010年10月号
医学进展
有争议的话题
医学与社会
医生日记

加大医疗卫生投入的能力及必要

    以往常用描述性文字写卷首语,今天试图列举一些数字。

    2010年9月,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及国家统计局分别公布了2010年前三季度国家财政收支数据及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数据显示,我国财政收入为GDP的23.5%,财政支出为GDP的20.3%,其中,医疗卫生支出占总财政支出的4.18%,GDP的0.98%。根据“中国金融投资公司”提供的数据,我国的医疗卫生总费用为GDP的5%。换句话说,在医疗商业保险不发达的我国,超过GDP4%的医疗费用由病人及其家人自己解决。按我国2010年GDP为34万亿人民币推算,这一费用高达1.36万亿人民币,平均每位公民承担1000元人民币。

    我国的财政收入占GDP的比例与发达国家相当或更高,但发达国家医疗卫生的投入占GDP的8%~10%。相形之下,我国的医疗卫生投入过低,甚至远低于东欧的前社会主义国家。在高财政收入及高外汇储备收益的背景下,我国完全有能力并且有必要将医疗卫生投入提高到GDP8%的水平。

    西方绝大部分国家或采用国家支付的公费医疗制度,或采取全民医疗保险的医疗保障体系,其中,德国在100余年前即开始建立了全民医疗保障体系。事实证明,在良好的控制及支付体系运作下,占GDP8%的医疗卫生投入是可以满足国民需求的,同时,良好的体制可以消除医疗服务的不平等。

    医疗保障体系最不公平及最不完善的当属美国。美国的医院靠提供收费医疗服务运转,医生靠提供病人服务维持收入,过度诊断、过度治疗、过度收费及制造疾病的现象屡禁不止,导致医疗开支攀升至GDP的17%,拖垮了美国经济,致使美国靠借外债维持生计。同时,有4000万人目前没有任何医疗保障。其余的人群依赖至少四种不同的医疗保障体系,无形中造成了不平等现象。

        加大医疗卫生投入,科学及合理的医疗支付是关键。简单地限制处方及总开支的方式是低智商的表现。控制大处方只对了一半,控制不合理检查、不合理用药及不合理治疗才是关键。而这一切的实现,需要医生的觉悟及配合,没有医生积极主动的参与,是无法实现的。而医生的积极性是在得到应有的尊严及经济认可的同时才可能提高的。有意无意地忽略了这一关键点,不采取有效的措施,我们的医疗制度改革将在原地踏步,成功的希望渺茫。爱因斯坦曾经说过:“我们面临的严重困惑是,总想在发生问题的层面上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就事论事,在媒体的及舆论的压力下,诫勉几个护士,吊销几个医生执照,惩治几个医药公司,是治标不治本的举措。针对目前的问题处理方法,业界人士有这样的玩笑:在过去,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但现在是头痛医脚,连对症都找不到相应位置了。有时,玩笑还是有智慧的。

    我们应该参考西方发达国家的经验,但避免类似美国的失控,寻找符合我国社会主义国家国情的道路。但是,应做好思想准备:任何医疗制度都会被抱怨。不断完善是硬道理,关键是勇气、行动及智慧。

(作者:肖飞)

Copyright 1994-2015 Cinkat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0014127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