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语
2020年08月号

生命最后的礼物

作者:肖飞

在生命终结的时候,我们还可以为人类留下什么?当然是或疾病缠身、或衰老、或意外终结的躯体。如果是意外死亡,我们的器官可以通过器官移植手术拯救其他终末期的病人;如果是衰老死亡,机体可以用于医学教学;如果是死于疾病,病理解剖对诠释疾病发展的规律,疾病对机体、器官、组织、细胞、基因造成的损害,以及最终导致死亡的因素具有极大的帮助。如果没有病理解剖,医生的临床死亡诊断几乎千篇一律,“呼吸循环衰竭”,常常是呼吸先停止,心跳在升压药(多巴胺)及强心剂(肾上腺素及激素)的作用下,坚持数小时后停止,宣布死亡。而这样的临床诊断对临床医学的进步没有帮助。特别是一些新型及复杂型的传染病,对病理解剖的需求更加强烈,更需要留下生命最后的礼物。

留下最后的礼物,第一靠法规。在德国有一条法律,如果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阳性,就可以直接对死亡的这些病人做尸体解剖、医学解剖,不用征求家属的意见。德国医生对12例连续死亡的病人进行尸体解剖,发现1/3的病人死亡的原因是肺动脉栓塞,58%的病人(7个病人)都发现了静脉血栓的形成,8个病人都表现出了严重的肺部浸润的状态,所有病人的肺里都发现了新冠病毒SARS-CoV-2的RNA,但是只有9例在咽喉部发现了病毒,这意味着12个病人的肺部全都病毒阳性,只有9个咽部是阳性的,3个如果用常规的方法检测就漏诊了,这就是假阴性。其中有6个病人有病毒血症,即在血里查到了病毒;有5个病人在肝脏、肾脏、心脏中查到了病毒;还有4个病人在大脑,还有腿上的静脉(大隐静脉)发现了病毒。这一研究我们在上一期《康复•生命新知》中详细介绍过。

留下最后的礼物,第二要靠觉悟。美国开展了一项“最后的礼物(The Last Gift)”尸检项目,鼓励罹患艾滋病的人群,以及他们的家属捐献遗体,实施多器官穿刺的快速病理取样及分析。目前已有多个研究描绘了在抗逆转录病毒治疗(ART)的状态下,艾滋病病毒(HIV)的躲藏之地,以及受累器官和细胞的HIV分布图。这一自愿留下的最后的礼物,为日后科学家们弄清楚HIV,治愈艾滋病提供了思路。

当然,如果人们不幸罹患疾病后,在有生之年捐献身体组织及细胞,那更为可敬及伟大。6年前,我和传奇的、第一个被治愈的艾滋病病人在拉斯维加斯喝咖啡,他接受了我们摄制组近3个小时的采访,他的故事唤起了治愈艾滋病的希望和征程,他在征服同时罹患艾滋病及白血病的绝症时,遇到了柏林医生胡特,接受了世界第一个具有基因缺陷但可抵抗HIV的骨髓移植,成为世界第一个被治愈的艾滋病病人——柏林病人,他为科学研究贡献了几乎身体上所有的组织和细胞,留下了无比宝贵的生命礼物,成就了无数个医学传奇。听说,他的白血病又出现了,已经病危,祝他好运。

请关注本期医学与社会:HIV感染者留给世人最后的礼物。

Copyright 1994-2015 Cinkat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0014127号-8